悠悠水乡情

或许是梅雨季节的降临,又或许城市人如我大都是浮躁的,我和老公决定周末去古镇走一走,洗涤一下我们忙碌疲惫的身心。

梦在西塘

几经周转,终于来到古有“吴根越角”之称的西塘。很佩服中国的旅游事业如此发达,大多数水乡都已经十分商业化,西塘也不例外。大老远从车站开始就有三轮车到处拉客,形成一股风气。原来西塘有规定,周一至周五不对外出售门票,游客可以自由出入。而双休日则在各个道口加派人手收取30元/位的门票费。而小三轮的热门就在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做法,即通过他们的车就可以减少进入景区的费用,而我又怎么可能免俗呢?进入景区,满大街都是贩卖特色商品的小店和接待游客的私人客栈以及大名鼎鼎的汤姆克鲁斯。但是商业化终究只是现代水乡开发的一个趋势,住在里面的人依然还是纯朴的吧。。。

六月末,我背着包儿去了水乡西塘。

我们一到那就开始找旅店,整个沿河都有客栈出租,我们看过不少,其实对于民宅商用来说还是不错了。独立的卫生间,一间沿河卧房,木质雕花家具无不透露着乡土气息。机缘巧合我们最终选择了一家酒吧式客栈,室内风格一中一西搭配合理,算不上高档,可在整个西塘那也是数一数二的了。客房明亮干净,正中摆放了一张雕花大床,四周帷幔垂荡,古朴又浪漫。窗边安放了一张古老的梳妆台,让我也有了对镜贴花黄的意境。浴室是典型的现代化玻璃淋浴房,这样的组合还真是中西合璧亚。我们不急着逛街,而是悠闲地吹着空调看楼下人来人往。突然感觉时间也可以走得很慢。

西塘位于嘉兴市的嘉善县境内,从杭州出发,搭沪杭高铁四十分钟即可到达。

当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我们开始西塘游历。小镇真的很小,主要干道只有两条,沿河的烟雨长廊以及对面的商业街。看似热闹,其实也好平淡。老天爷也真会变脸,在傍晚时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大雨一瞬间倾斜而下,浇灭了热浪也浇灭了闷闷的心情。雨势越来越猛烈,我们在整个小镇最好的钱塘人家吃饭,简单的农家菜却是不同的风味。习惯了城市里快餐式的饮食文化,突然觉得土菜也好美味。席间,有几对唱曲的来招揽生意,兴致高的食客们便会点两首很古老的歌曲,质朴的歌声仿佛把我们带到很久很久以前。。。雨水如雨帘般从飞翘的屋檐上顺势低落,落入荷塘没了。。。看着雨势小去,我和老公便决定趁着夜色乘船游湖。仿佛时光机器般,我们随波逐流,两岸古老的建筑,外挂的红灯笼,湖中我们放逐的许愿船,以及岸边游人们点燃的烟火,我深深呼吸着空气中的那份安逸与淡泊,美,便由此深深烙印在我心头。上了岸,我们回到我们的小酒吧客栈,两个人饶有趣味的坐在岸边,喝着酒借着夜色小资了一把。忽觉,小镇的生活固然平淡却也别有韵味,那是我所向往的吧。。。

我们的祖先,自古就有“择水而居”的习惯。江南水乡应该是“择水而居”的典范了。一条小河弯曲而过,人们在河岸两边因势而搭建房屋,因水而得福造化。加之因交通需要而修建的桥梁,从而造就出了“小桥流水人家”的人间仙境,令文人骚客们大发感慨。

小镇的夜生活果然简单,称做酒吧的店也在十点左右停止了喧哗,我们就在夜色中睡去。。。

我常年居于北方,少雨,干旱与风沙司空见惯,钢筋水泥打造的城市如同禁锢的牢笼,人们习惯并烦恼着每天的车水马龙。过一天田园生活往往成为现代人的一种奢侈,小桥流水也只是公园中的一种点缀而已。因而,骨子里常常有一股钟情江南水乡的慕眷。我曾去过周庄,富阳龙门,绍兴等古镇与村落,皖南如宏村一样的村庄我也曾多次去浏览或小住。古朴的村落,斑驳的墙壁,静静的河水,摇橹而过的棚舟都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白墙黛瓦的老屋,青石条或碎石块铺就的小道在细雨蒙蒙中是那样的沧桑与静谧,犹如一幅天成的水墨画卷,似乎是在向我们昭示着历史与那悠悠的岁月。韩愈的“天街小雨润如酥’的诗句用在这里也不为过,这里虽然不是京城的天街,不是春季,但这庶民百姓居住的幽幽小巷在那细雨的浸润与冲洗中,一样的“润如酥”,一样的美如画。

可是小镇的白天却来得特别早,五点多阿姨大妈们就在塘边扯开嗓子唠上嗑了。把我们从美梦中拉回现实。一缕阳光射进窗内,恍的我睁不开眼睛。推开窗,空气都是清新的。我们两个像孩子般在石板弄堂间穿梭,只为找寻老太太自制的桂花酒酿。也为了吃一碗路边小馄饨和豆腐花而甘愿在台太阳底下流汗。质朴的味道真美味。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也要和这个江南水乡告别了。

水乡的夜晚更是一番别样的景象。天黑后,家家户户已是掌灯时分,灯火将房屋照亮,也将灯光撒在静静的河水当中,那光亮在波光中粼粼闪闪,忽明忽暗。不甘寂寞的游人趁着夜色登小船沿河而逛,船工摇橹吱吱嘎嘎的响声,游人的嬉闹声穿过夜色传向远方,打破了水乡夜晚的寂静。小船船尾的红灯笼随着船的摇摆而晃动,灯光在漆黑的河面上拉出一道曳明的光束,慢慢地向远方散去,渐渐地,消失在漆黑的夜色当中。

再见了,酒吧式小旅店,下一次见面我会在丽江;再见了,美味的江南小吃,我依然会不管胖瘦与你们想见;再见了,古朴的西塘。。。

我坐在河边长廊的靠椅上,独自欣赏着水乡夜色。不远处的酒吧里传来震耳的演唱声与低音贝斯声,与这静静的小镇夜晚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我真的希望这水乡小镇不要这样过度的商业化,多一些古朴,少一点现代;多一些安静,少一点喧闹;多一人文历史,少一点杜撰演义……那浓浓的腊酒虽混浊却有着山村的真味;那乡间的土菜虽难称雅却有着难觅的精华。我不保守,但却常常怀旧,我默默地祈祷这秀美的西塘古镇永在,古风永存。

夜已深,喧闹的水乡小镇慢慢地静了下来,商铺大多都已上板关门,远处不时传来几声狗叫。细雨不知何时又悄悄地落了下来,我起身回到栖身的客栈。客栈沿河而立,睡房紧挨着河边,我躺在床上,水流声,虫鸣声,落雨声隔窗而入,我伴随着如此美妙的声响渐入梦乡。做了一回枕水而居的游路人,哦,确切地说:应该是“花甲背包客”……

记得“移植城”网上有位朋友叫“长寿龟”,是个资深摄影爱好者。我由衷地钦佩他拍的作品。一次,我看到他发的一组西塘照片,其中“西塘晚霞”的片子深深吸引了我,不由得有感而发,跟帖发了一首小诗,题目叫做《观西塘水乡片有感》:

江南秀色赏西塘

如画如诗如梦乡。

潋滟波粼泛金色,

空濛烟雨摄魂惶

婀娜垂柳映绿水,

黛瓦老屋配白墙。

闲日凭栏倚窗望,

花雕少许佐茴香。

斗转星移,转眼间六,七年过去了,“移植城”消亡了,“长寿龟”先生也不知“潜水”在何方。今天,我去了西塘,了却了我“凭栏倚窗,花雕少许”的希冀。但我还是感激“长寿龟”,因为是他的照片让我到了美丽的水乡西塘,才使我梦在西塘。